第十九章 当如神明!(第一更)(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只见这人十八九岁,模样清秀,身影单薄。
再看穿着,一套休闲打扮,宛若学生般,朴素的毫无亮眼之处。
如果不是此人出口打断,沈老甚至不知道别墅大厅里,什么时候走进这么一个少年?
“你刚刚说什么?”
沈公子收起纸扇,眼中寒光闪烁。
那天在药铺门口,他和江鱼也有过一面之交,印象中,对江鱼那一身傲气最深。
江鱼淡然的站在原地,负着双手,虽然在众人间年纪最小,但身上却有着强大的气场,连沈老都压不住。
夏柠沉默,夏无常懵比,沈老惊怒……
众人脸上,表情复杂。
江鱼看向沈老,冷哼一声:“我说你,一派胡言!”
夏侯生被碧水金气入体,病发之时本就浑身炎热,仿佛置身在油锅中,两面煎炸,其中的疼痛,只有江鱼才能体会到。
像沈老用至阳之术攻克夏候生体内的碧水金气,除非上古修者,有着强大的意志力,可以忍受无边疼痛。
否则,一旦开始,至阳碰撞,瞬间迸发出来的碧水金气,能瞬间吞没别墅大厅众人,并且立刻发作。
而夏侯生凡人之躯,顷刻间会被炼化。
寒池珊瑚,碧水金炎,至寒,至阳!
所以两者相辅相生,但凡有寒池珊瑚生长的地方,潭水必然是一半冰冻一半沸腾,算得上一大奇观。
再说沈老,布下区区一个残阵,在江鱼眼里漏洞百出,只要他想,弹指间就可覆灭这个大阵。
方向没错,可惜方法错了。
“我一派胡言?”
沈老犹如听见滑天下之大稽,怒极大笑,并指指向江鱼:“哪儿来的毛头小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
宗师一怒,血溅百步。
这不是危言耸听。
夏无常脸色大变,连忙开口:“江先生,慎言,你可知道面前这位是谁?”
语气已经带着浓浓的不悦。
他现在有了几分悔意,早知道不该答应夏柠,邀请江鱼过来。
威震江北的风水天师,居然当众被一名少年连声质疑?
实在荒唐!
夏柠也皱起眉头,心里有些着急。
江鱼掷地有声:“他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说的这些话胡编乱造,真要付之行动会害死夏侯生。”
沈老大双眼猛瞪,大声呵斥:“我精通六爻奇算,周易八卦,懂阴阳,明乾坤。更是江北奇门一脉首席大家,风水协会记名长老。这些年我熟读黄帝内经,深诣本草纲目,救过的达官富贵数不胜数。”
“我六爻算尽天下事,八字测遍世间人,你说我一派胡言,可有凭证?”
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指责,沈老当场大怒。
倘若是没有家教,背后议论两句就算了,可他偏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有些场合,一句谗言有可能毁掉终生,无关年纪大小,这不是一句‘他只是个孩子’就能解决的。
不怪别人对江鱼轻视,而是他的年纪,实在无法让众人对他高看一眼。
任何领域,想要取得硕果累累的成就,无不是经过几十年乃至数十年的侵心研究。
这人十八九岁,年纪轻轻,又怎么明白这些东西?
“他是谁?”
沈老阴沉的问。
夏柠心惊胆战,知道局面在沈老发怒之后,就早没有了缓和的余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