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磕头谢罪?(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江鱼并不准备跟韩轻语说太多,这一世的她,早就丧失了云裳的所有记忆,只是一个普通人。以她的理解,说了未必相信。
与其说太多,为她徒增烦恼,不如无忧无虑的活着。
“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突然闯进她生活中的奇怪男子。”江鱼暗暗思量,随后忽地冷笑:“轻语身边的蝇虫太多了,看样子应该找个机会,敲打一下那些人。”
回宿舍的路上,江鱼意外碰到了彦笑笑和苗迎夏几人。
值得一提的是,自那晚聚餐后,苗迎夏对老陶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初的爱理不理,到了现在的主动联系。
看架势,用不了多长时间,两人就会定下恋人关系。
江鱼决定,找时间提醒一下苗迎夏,老陶为人不错,江鱼不希望他栽在那个女人身上。若她不识好歹,江鱼不介意给她涨点教训。
“江鱼。”
彦笑笑抱起双手,语气淡然。
江鱼掀开眼皮:“有事吗?”
江鱼心里知道,彦笑笑误会了自己的身份,不过她怎么想,又与自己何干?他一生,何须向他人解释?
若不是看在彦姨的面子上,江鱼都不会理会一下她。
“听说你今天早上,把跆拳社的张默打残了?”
彦笑笑冷声质问,初听到这个消息时,她也觉得不可思议。张默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她曾经亲眼见张默在街头孤身打跑十几个混混。
这么厉害的人,在今天被江鱼一巴掌打残了?
要不是目击者众多,她根本不会相信这滑稽之言,江鱼身材单薄,性格安静,身上根本不具备任何力量。
“残了?”
江鱼诧异。
他仅是轻飘飘的当头一掌,正因为害怕打死人,所以连半分力气都没有用上,全靠惯性自然下落。
彦笑笑点头:“你以为呢?张默被送到医院后,被查出左侧肩骨粉碎性骨折,双腿骨骼断裂,以后治好了,也会影响一生。”
江鱼问道:“这么说,你是专门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苗迎夏接过话,解释道:“江鱼,你误会笑笑了。你可能不知道张默的背景,她来找你,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彦姨倒是说过,彦笑笑刀子嘴豆腐心。
彦笑笑轻哼一声,别过头去,似是非常讨厌面前这张脸。
自大,狂妄,狠辣。
江鱼不知道,自己无形间,早被彦笑笑贴上了诸多的负面标签。对于彦姨亲口交代,在学校里多关照一下江鱼这件事,她很抵触。
刚入学两天,就接连闯了两个大祸。彦笑笑很想告诉彦姨,她不是神,江鱼闯下的祸,夏侯生亲自来了也兜不住。
奈何夏总的人情压在身上,彦笑笑无可奈何。
江鱼好奇问:“那张默,还有什么惊天身份不成?”
苗迎夏说道:“张默是魏嘉的人,平日在学校里横行无忌,没几个人敢惹他。而且他还是天河市武联社的成员,太具体的,我也不知清楚。反正你把他打成残疾,事后一定会引起报复。”
江鱼点头:“哦。”
哦?
包括彦笑笑在内,众人愣住,苦口婆心说了半天,到头换来江鱼一句淡然的回答。
看起来,他丝毫不放在心上,如此淡定的模样,苗迎夏心里有股强烈的感觉,哪怕告诉江鱼,张默是天王老子,他也会不以为然吧?
要么是盲目自大,要么是真有依仗。
苗迎夏断然定下结论。
她到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底牌,能让江鱼连番闯祸后,依然面不改色?
彦笑笑表情赛霜赛雪,丢下一句话:“张默的事情,我妈帮你高定了,今天晚上武联社的人会到逸巢酒吧,你去陪个不是,说几句好话,便算揭过了。”
想了想,她终究没有告诉江鱼,为此她妈自掏腰包赔付了一百万的医药费。
江鱼犹豫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