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前半辈子我把自己交给了这个江湖,以后的时间,我想交给我自己。”尤笑天站在南山公墓的山腰上,在一块墓碑前上完花,像是对着墓碑的主人说,也像是对自己说。
尤笑天转过身,靠在护栏上眺望着这个城市,纸醉金迷,高楼耸立,十多年前的他微不足道,就算拼尽全力嘶喊,这个城市也不会为他暂停片刻。十多年后的今天,他打个喷嚏都会让这个城市地震。
尤笑天穿着白色衬衫,中长头发随着风飘起。转过身背靠在护栏上,望着眼前的一拍墓碑,点了根烟,抬头望了望天,天很蓝,白云轻送。侧头看了看山脚下,山脚下一片黑色,然后延展出两条黑线,直到半山腰,那是些是他小弟。
尤笑天向左走了两步,定在一块墓碑前,墓碑上钳着一个女孩的烤瓷彩照,很清秀的脸庞,扎着一个很土的马尾,笑的很开心的样子,两个浅浅的酒窝。尤笑天蹲下来,擦了擦附在照片上的灰尘。想起往事,耳边突然响起伊人经常对他说的那句话,“你个***,敢骗老娘!”轻笑了一下,笑容收住,就是无尽的悲伤。
尤笑天站了起来,松了松筋骨,明天就是他退下的日子了,消息放了出去后整个中京都乱了,往日的仇家也全在找刀手,只等他一退下便暗杀他,还有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全恳求着他不要退下来。
这些年,他得到的太多了,但是失去的确比得到的要多得多,一将功成万骨枯,尤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才三十多岁,已经成了中京的底下皇帝。十多年前,中京四大社团相掣而立。是他,一个无名小混混,结束了那种局面,他开启了中京地下王朝的新时代,他制定了一套规则,他被邀请参加了特首选举。
可是那些最初和他一起杀出来的兄弟们,全都不见了,不是化作一盒骨灰,就是出国了。他并不想要这样,他只是不想被人欺负,可是江湖,你进的去,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他只有顺着大势,一步一步,踩着前人的尸骨上往上爬。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尤笑天抬头看了看太阳,被一片积云遮住了。捋了捋头发,从口袋取出一个口琴。靠在墓碑上,和着清风,吹响了他的青春回忆。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八号,那天刘翔在雅典夺冠,中国人在田径运动上憋的一口恶气终于得以吐出,万民欢庆,刘翔开始了他辉煌的运动生涯。
那天,尤笑天也开始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江湖生涯,在这天之前,他只是中京市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青年,有几个朋友,偶尔吹吹牛,打打架。正经人家的孩子怕他,但是和真正的社团比起来,他如蚂蚁一般脆弱。那天之后,他和他的朋友们,开始走向一条或者说是辉煌,或者说是一条不归路。
夏日炎炎,晚风正好。尤笑天衣穿着贴身T恤,一头齐肩发,刘海垂下遮住了半边脸。裸露的三角肌上纹着一只展翅的雄鹰。和几个朋友在沿河的一家大排档喝酒消暑。老板娘笑嘻嘻的端来一箱啤酒,老板娘看起来虽柔弱,但是一箱啤酒却端的很轻松。
“谢啦!”尤笑天对老板娘说着,然后接过她手中的啤酒,稳稳的放在了地上,取出一瓶后。也没要开瓶器,而是直接用牙齿咬掉瓶盖。很狂野的将瓶盖吐向一边,昂起头就把啤酒往嘴里灌。
“好!好!好!天哥!一口干!”光头刘几个大声说到。
尤笑天也不扫兴,气都不换一口就喝掉了整整一瓶酒。
“呼!爽!”尤笑天把空酒瓶狠狠锤放在桌上,夹了一块特肥的红烧肉往自己喂,大口嚼着,用手背擦掉嘴角流出的油。
摆在外面的电视上开始重放着当天凌晨刘翔在雅典夺冠的画面,刘翔握着拳头对着镜头字字有力的说到:“谁说黄种人不能进奥运会前八,我今天就证明给大家看,我是奥运会冠军!”
大排档所有的吃客都听的激情澎湃,尤笑天也和红毛等人也转过身看着电视,热血沸腾。隔壁桌一名大块头激动的站起来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空酒瓶摇晃着倒了几瓶,大块头大声吼道:“真他妈解气!中国人终于出了这口窝囊气了!看谁他MA的还敢说我们是东亚病夫!老板!再给我来一打啤酒!”
大块头转过身对所有人喊到:“今天***痛快!大家尽情喝!我请客!老板!今天这里全算我的账!大家喝个不醉不归!”
“真请客?可别到时候耍赖啊!”红毛嘴贫的接话到。
“对啊!耍赖可不行哦。大伙都记得你的!”其他桌也有人合着红毛起哄到。
大块头一听,马上黑了脸。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胸膛,看着红毛又转而看着那些一起起哄的人大声说到:“你们出去打听打听,我水牛,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今天这么高兴,大家就尽兴喝就是了,喝多少全算我身上!水牛信誉,说一不二!”
众人纷纷鼓掌。
“好!好!好样的!哈哈哈!”众人鼓掌附和到。有一桌本来已经站起来要结账散场的也占小便宜的坐了回去,吆喝老板上酒继续喝。
“天哥,今天那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张志祥一本正经的问尤笑天到,“听说那小子有些来路。”
尤笑天没有说话,回以一笑。
“有来头怎样,那小子欠教育,咱就得教育他!”光头刘抽风一样的扭了下头,摸着光头说到。
红毛却不以为然,颇为担心的提醒到:“话不能这么说,以后还是尽量避免惹着有背景的人好,咱惹不起。”
“不是咱惹不起,是你惹不起!”光头刘一听就不高兴了,拍了下红毛的头说到。
红毛厌恶的瞪了光头刘一眼,抓了抓头发,“我是觉得,咱以后小心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光头刘又要发作,尤笑天却作状止住了他,说到:“红毛说的没错,不过事情都过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也不是我们的错。”
“也是,这个话题打住吧。”张志祥说着举起酒杯,“来,碰个!”
几人碰了一杯,光头刘最快一口喝干,然后倒着酒杯看着红毛道:“你给喝光,不然我就灌死你!”
一杯酒而已,红毛当然也是一口而干,同倒着酒杯冲光头刘挑了挑眉。
这时尤笑天斜对面,一个打扮雍容富贵的中年妇女扭着肥臀走进一条小弄,随后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也到了弄口,小孩名叫虎子,十二岁。虎子隔着单薄的衣服摸了摸别在裤腰上的匕首。犹豫了片刻后跟了进去。
尤笑天把这一切看着眼里,似笑又似无奈的摇了摇头。
“哥几个,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会,你们尽兴。”尤笑天对张志祥几人说完后几个快步便也拐进了小弄,看见虎子的身影后便放慢了脚步保持着一段距离跟着。
小弄里没有路灯,只是借着外面马路投射进来的灯光,颇为昏暗。中年妇女在前面走着,也没留意到后面的虎子跟着她走了很久。虎子脚步稍稍放快,很快中年妇女停在一扇门前,低下头在包里找钥匙。虎子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后迅速抽出插在腰间的水果刀上前几步顶住中年妇女的腰,手脚也因为紧张而颤抖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