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陷阱(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虽然大家看狼狗哥的情形已经猜到了这结果,但是被陈斌这么一说,得知确切消息后大家还是很震动,毕竟狼狗哥平时对他们也是有情有义。
“斌哥,现在怎么办?”众人没了大哥,顿时没了主心骨,只得指着陈斌拿主意了。
“既然狼狗哥已经不在了,大家先把现场弄干净吧,免得警察插手我们不好做事。叫辆车过来把狼狗哥尸体带走,其他的就等明天到公司等大薛先生定夺吧。”陈斌一脸的忧郁和不振,顿了顿后大家换了一副俨然新大哥的样子看着大家说到,“凶手是尤笑天那帮人肯定是没错了。”
陈斌说着往尤笑天等人刚才离去的方向望了望,早已不见了任何踪影。回过头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下令到:“所有人听着,看见尤笑天几人格杀勿论!”
“这?”刚才报警的小弟站在陈斌跟前,有些疑惑,欲言又止。
陈斌看在眼里,抬眼扫视而去,与他同样表情的人占了一半。陈斌大声吼到:“狼狗哥平时对我们怎么样?你们哪个人有事,狼狗哥不是第一个出来保你们!”陈斌转而瞪着刚才那名小弟:“你去年打架伤人被抓,谁第一时间出钱出力去警局保释你出来?现在狼狗哥走了,你就忘了吗?!”
那名小弟一听,原本犹豫疑惑的眼神顿时变的坚定凶悍起来:“狼狗哥这个仇我一定要给他报!”其他原本也犹豫的人也宣誓到。很快陈斌让人打电话叫的面包车也来了,陈斌安排几人匆匆把狼狗的尸体抬上车。而后留下三个人清理地上的血迹,其他人全都回去操家伙去杀尤笑天等人。
尤笑天几人回到光头刘在外租的房间,纷纷或躺或趴在床上或沙发上。张志祥手枕着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心事重重。
“这次事情弄大了,天哥,刚才为什么就那样放了那个狼狗?”红毛心有余悸的问尤笑天到,“他以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尤笑天一脸沉重,没有理会红毛,侧身摸了摸口袋,“谁还有烟?”
张志祥翻起身:“我去买吧。”
“不让他走还能怎样?”尤笑天无奈的口气回答红毛刚才的问题。
“可是你看他那嚣张气,我们今天能脱身,下次就不一定能了。”红毛想起狼摞下的话,始终比较害怕。因为怎么说他人也有那么多。
光头刘勾着脚把鞋脱下来向红毛砸去:“怕就回家喝奶吧!红毛。”
“那你说应该怎么做?”尤笑天看着红毛说到。
红毛抓了抓头,确实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尤笑天翻身坐在床边,埋头思考着。四人从小玩到大,一直以他为首,一起打架一起逃课,最后除了张志祥外高中一起被开除。张志祥虽然和他们三人厮混在一起,但是成绩在学校却一直数一数二,在三人被开除后张志祥也退学了。老师问张志祥为什么要放弃大好前途时,张志祥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寂寞”。
四人混在一起玩了三四年,纯粹的玩,除了张志祥外其他三人偶尔去工地或装修公司做点零活赚点生活费,而张志祥家里条件不错,没事帮着爸妈管理酒店,身上的钱自然从来不会少过。
张志祥买好了烟没有上楼,而是点了根烟。在楼梯口坐着,在连着抽完三根烟后张志祥站起来狠狠的将烟头踩灭,一脸凝重的上楼。
“快快快!烟!我就快流鼻涕了。”红毛见张志祥进来后催促到。张志祥把烟丢给红毛。看着尤笑天,尤笑天也看着张志祥,两人眼神的交汇知道彼此都想一块去了。尤笑天冲张志祥点了点头,张志祥便扶起一张倒了的凳子,擦了下上面的灰坐下。
“光头刘!红毛!全坐好,我和天哥有话要说。”张志祥一脸严肃的说到。
尤笑天也站起来走到趴在床沿的光头刘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红毛看着张志祥和尤笑天:“什么事啊?这么严肃。”
“不用说,肯定是志祥想到明天怎么躲狼狗了。”光头刘颓废的翻个身侧躺在床上望着张志祥说到。
“今天狼狗和虎子的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不让人追着打,就要自己有人。帮人不拮据,就要自己有钱!”张志祥说到。
“唉!这今天也没打着我们啊,不还反被我们给糗了嘛!哈哈哈!”光头刘不知天高地厚的说到。
“今天我们能脱围?但是明天呢?后天呢?为什么我们要处于被动的状态?还有虎子!为什么我们几个人连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尤笑天沉重的说到。
红毛抓了抓头看着尤笑天问到:“那天哥你跟志祥什么意思?”
“我想志祥跟我想的一样。”尤笑天站起来走到张志祥身边看着光头刘和红毛,眼神坚定的说到,“我们要打出自己的地盘。”
“啊?我们这样不挺好的吗?”红毛虽然平时喜欢欺负人,但是较真的动刀动枪的干,他心里还是很畏惧的,毕竟打地盘这些都是拿命去博的。
“不好!我们几个浑浑噩噩的混了这么几年,什么都没有混出来。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就凭我们四个人,再狠也狠不过人多势众四个字。所以今天晚上过后我们要么各自回家上班工作,要混,就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尤笑天坚定的说到,随后又换了个语气:“如果你们要回去,我也不会拦着,我们还是好兄弟。今晚狼狗的事我也会一力承担,不会连累你们正常的生活。”
光头刘一听猛地翻起来:“好!***我早就想干一番事出来了。这样不上不下的太憋屈了。天哥你说怎么打地盘我们兄弟四个就拿命去博。”
张志祥看着红毛,红毛抓了抓头:“唉!志祥你别看我啊!我们兄弟四个什么时候分开过?”
尤笑天笑着点了点头:“至于怎么打,那就得让志祥来计划了。”
“有两个方向,一拜山头,加入社团,这样干起来比较容易,但是前期必须的受气。二自立门户,在中京找还没有被当前社团占领的地盘,收小弟,从小做起。这样做的坏处是如果有冲突,随时会有个大的社团将我们一把打垮。”
光头刘不喜欢听这些一堆一堆的分析,摸了摸头站起来:“志祥,你跟天哥商量好怎么弄就行了。要我做什么直接开口就行了。我下去走走。”
说着光头刘便独自下楼,在路边徘徊。这时打扮暴露妖艳的刘莺在小摊边吃着烧烤,看见光头刘心想有生意了,便匆匆付了钱向光头刘走来。光头刘也看见她了,但没多做理会,转身靠着路灯柱。刘莺几步路就到了光头刘身后,手勾在光头刘肩上:“帅哥,要不要开心一下?”
光头刘知道是她,但仍装着被吓到了的表情转身说到:“哎呀!吓死我了,美女,半夜别勾人肩膀,我会以为有鬼的!”
刘莺也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光头刘的胸口:“哎哟,真对不起。那要不要我给你压压惊呢?”
光头刘邪笑着摸了摸头,挑一下眉歪头盯着刘莺丰满的胸部问道,“那要看你怎么个压法咯?”同时手指勾开刘莺很低的T恤圆领,探头欲看个究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