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围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尤笑天几人商定即下楼,与刚出门打算去找他们的光头刘撞了个正着。这下免了互相找的麻烦。既然不用找了,尤笑天简单把狼狗死了,并且他们被误以为凶手的事告诉了光头刘。光头刘听完一脸愕然,随即也明白了昨晚为什么陈斌会那么狠要致他死地了。
那么就先各自回家交代一声了。到时若能把事情查清楚就最好了,不用跑路,毕竟几人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中京。万一查不清楚或者要跑路也不可以更从容一点。不过几人心里明白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查案人员,这一头雾水从何下手都不清楚。
光头刘早就跟家里闹翻了,虽然他也想回去看一看,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问张志祥要了四百块钱赶着去还给刘莺就先走了。四人原本都是住在一条老街上的,后来张志祥父母开始做点生意,赚了钱便在外面买了房子。其余三人仍住在老地方。于是尤笑天和红毛同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张志祥拦了一辆车各自回家。
陈斌等人已经到了尤笑天父母摆摊的地方,当然他没有带太多人过去。只是让大部分人远远的在车里呆着,自己带了两三个小弟在水果摊对面的茶餐厅坐下来。不然一大群人下来站在那里,还不到十分钟就有一群巡警过来问话了。
刀手义仔接到电话后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往那里赶,一路催促司机快点开。车子走了一段时间,义仔算了算距离,大约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了。这时义仔的手机响了,陈斌打来的。接通电话后陈斌问义仔还有多久到,简单说了几句后义仔挂掉电话。摸了摸擦插在后腰腰带上的匕首,由于那样坐着有点胳人,义仔换过姿势坐着,就在此时人行道上一只小贵宾犬挣脱掉主人手中的狗链冲到机车道,义仔所坐的出租车前。司机一个急刹车,因为义仔坐在后座没有绑安全带,惯性作用一头撞在前坐上。
义仔刚要开口大骂,司机却赶忙下车,只见小贵宾犬已经奄奄一息躺在车子前轮与后轮之间。肚子被压爆,身体内脏全延了出来。狗主人是个年龄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孩,一见自己的宠物惨死,顿时泪水在眼眶打转。女孩冲过来蹲在小狗尸体伤心的哭泣,司机在一边不知如何处理。很快女孩就站起来向司机发泄。义仔下车看了看,一脚踹在门上走到一边拦车,这种情况司机还想要车费是不可能的。眼前这个女孩又是要报警说司机超速醉驾什么的,又是要打电话去出租车公司投诉那名司机。司机当然也没心事问义仔要钱。
义仔站在路边招手拦车,但是路过的车子很少,几辆路过的也不基本都坐了人,根本没车停下来。义仔恼怒的踹了一脚路边的路灯柱。
此时尤笑天所在出租车也转过路角,由于前面有车停在路中间,所以司机也不敢开快,而尤笑天和红毛虽说心里急,但急得并不马上赶到家,所以并未催促,仍由司机放慢速度。义仔见来的车子车速并不高, 短暂的思量之后冲到中间张手拦住车。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他真的很缺钱,陈斌这笔生意又有十万,他可不想丢了这笔钱。难道还真的向外面说出来狼狗是他杀的吗?虽说那样陈斌是一定死定了,但自己也绝不会捞到半点好处,甚至免得缺胳膊少腿。吓吓陈斌就行了,损人又害己的事他不会去干。
司机见义仔冲了过来,连忙刹车。由于车速不快,所以立马就稳稳的停住了。尤笑天看了看车前的人,没有说话。
“小兄弟,你不看路的啊!”司机探出头压着怒火喊到,虽然他很想爆粗口痛骂义仔一顿,但是出来做生意,以和为贵。尽量谁都别得罪。
义仔虽说是个小混混,但人不蠢,瞄见车后座的尤笑天一头长发,眼神犀利。一看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赶紧赔笑到问司机要去哪,是否顺路。司机告诉了义仔,义仔惊喜居然跟自己要去的是同一地方,逐追问能否搭个顺风车。司机看了看尤笑天,红毛刚要开口否决,但是见尤笑天点了点头也就没说话。
“兄弟,谢了。我叫义仔,你叫什么?”义仔上车后坐在副驾上,抽出两根烟转过头递给尤笑天和红毛。他并不认识尤笑天,也不知道陈斌待会让他杀的就是尤笑天。出来混都是你帮我我帮你,在不影响自己利益前提下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有些人不会帮你,但是害你还是易如反掌的。义仔虽然只是个小瘪三,但是也算老油条了。什么人可以欺什么人要交他自然心里有数。至于那些一天到晚耍威风见人就欺的,都是死的早的二货。
“没事,反正顺便的。”尤笑天强笑着接过烟,顿了顿。“阿天。”现在整个立龙社的人都在找他,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报自己的全名。并且一看义仔的样子就是个小混混,鬼知道他是不是立龙社的。但是既然对方都报了名号,自己却不报那就有点瞧不起对方了。
“兄弟,这是要去干嘛呢?”义仔问道。其实他此刻并不想说话,但是自己好歹半路插上来,不找点话说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回家,你呢?”尤笑天淡淡的回到。
“我啊?做事呗,呵呵。”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很快就没了话,因为心里都压着事。至于义仔说的去做事,尤笑天自然理解成收保护费之类的了。蓝山街向来鱼龙混杂,自己又在那长大,早已见怪不怪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跟前这个赶着去做事的义仔要做的事就是杀自己。
很快车子已经到了蓝山街临街,义仔刚想掏出手机问陈斌具体位置,陈斌却打了过来。
“马上到了。”义仔直截了当的说到。
“好,这里面有个老成面馆,待会你就在那等着,等我电话。”说完陈斌挂了电话。老成面馆在尤笑天父母的果摊斜对面 ,与陈斌所在的茶餐厅相邻。陈斌之所以让义仔去那而不直接跟他一块,一来老成面馆也能看清果摊的一切,到时候冲出来不会杀错人。而且陈斌不想别人知道他跟义仔在一块。
义仔听完电话就让司机停了下来,因为他并不知道尤笑天所要到的就是老成面馆对面,他得自己找找老成面馆的位置。再次感谢了尤笑天一番后义仔便下车了。末了还给尤笑天丢下一句最不靠谱却也最霸气通行的话:“以后有事找我义仔帮忙一定不会推。”
车子向前行了一点路,转了个弯尤笑天也下车了。蓝山街是一条步行街,车子不通行,街道也很窄,街两边相对的店铺也才十来米。尤笑天的父母在蓝山街末端部分的一片棚摊中租了一间摊位。一张大棚拉过去,总共才四十平米的位置却隔成了六间,全部只能卖水果。这样的摊位相当于正规店面的租金当然要少很多,都是些比较穷的人租这里卖水果。不过穷有穷的做法,蓝山街附近有医院,所以直到半夜都会有买水果的人。于是这几间果摊几乎全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基本都是两口子,一个白天看摊一个晚上看摊。要上厕所什么的让隔壁摊的人看一下,都说同行如仇家,但是这话放在这些底层商贩身上却不见得怎么行得通,因为大家都很互助。谁都不容易,遇见什么磕磕碰碰也都会帮忙。
此时正值中午,天气闷热,蓝山街的人并不多。但是尤笑天还是远远的看见自己家摊位上站在两个女生在挑挑捡捡。他妈在帮忙挑选着。尤笑天快步过去,红毛跟着。
“唉,两位美女,买苹果啊。苹果好,维生素C多,吃了长的更漂亮。”尤笑天已经到了摊前,对两位买水果的女生胡乱掰着便开始帮忙挑苹果。
尤笑天妈妈一直勾着头在挑水果,闻声抬头一看,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他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儿子了。不是尤笑天不想回家,而是每次回家都会跟他爸吵架,渐渐的回家次数越来越少,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了。
尤笑天放下手上的苹果转到尤妈妈身后,锤着尤妈妈的肩膀。无仇不父子,父子关系没几个好的,但是一般跟爸关系越恶劣的就跟妈越亲。不然怎么都唱世上只有妈妈好,而没有世上只有爸爸好。
买水果的女生抬头看了看尤笑天,一个较胖的女生开口到:“好帅啊!不过苹果都是纤维,减肥才好哦。橙子才都是维c。”
红毛凑上前帮忙挑选着水果,尤妈妈是看着红毛大的。所以也没见外,任由他招呼着客人。
此时街对面里茶餐厅里的陈斌也看见了尤笑天。几个手下正欲喊人过去抓人的时候却被陈斌拦住了,他可不想尤笑天被活着抓回立龙社。陈斌随便找了个理由让手下再等等,然后自己走到洗手间,一推开洗手间的门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给义仔打电话。
“喂!你***怎么还没到?”接通电话后陈斌怒吼到,他很急,尤笑天不死的话就威胁着他的计划。
义仔问了几个人找到老成面馆的具体位置,此时已快到面馆门口。接通电话后听陈斌一句咆哮,义仔回了句“马上到了!”买卖是平等的,他不欠陈斌的。陈斌对义仔吼,义仔也猛生一股无明火。
“快点!老实告诉你,今天那人不死的话,你我都别想活了,杀狼狗的事万一大薛先生查清楚了,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陈斌说完便挂了电话走出洗手间。
此时洗手间最里的一层隔间中一名立龙社小弟擦拭完站起来,疑惑的等了一会才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