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要挟(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义仔闪身躲开,同时盘算着怎样穿过陈斌夺路而逃。无奈陈斌出刀太狠,刀刀都要义仔的命,义仔被逼着靠近了尤笑天。
红毛一直与尤笑天背对背而战,看见义仔被陈斌袭击后虽不知所以然,但是也没多想。心想着同一个敌人的人就是同一条战线的人,三人马上背靠背成三面状。
尤笑天盘算着时间已经过了五六分钟了,尤妈妈此刻应该快回来了。心里害怕如果等会他妈看见这一幕会跑过来,到时候就真的添乱了。挥砍中尤笑天瞥见陈斌手中的大砍刀,较之其他人手中的西瓜刀斗要猛很多。因为这次主要是来抓人,所以立龙社的小弟们也斗没有带砍刀,只是习惯性的别了把西瓜刀。也没料到尤笑天等人会如此反抗,纷纷受挫。
陈斌这次是豁出去了必须把这几人放倒在这,最起码义仔是不能留了。义仔此时也丢掉匕首,抢了一把西瓜刀。陈斌对着义仔一刀砍下,义仔躲闪不及,手臂被砍开一道口子,与此同时尤笑天趁着陈斌收势间隙返身冲去,一把握住刀背再一脚将陈斌踹开。抢到了大砍刀后尤笑天发狂似的狂砍,混混们躲开一个口子,尤笑天大喊一声跑。红毛和义仔便放弃搏斗跟着尤笑天夺路而逃。
此时尤妈妈也买好了烟从街角转过来,朝摊位望去,尤笑天和红毛都已不见了。尤妈妈一脸失落,想尤笑天肯定又跑去玩了,叹口气摇了摇头。
红毛转弯时一个不留神脚被绊了一下,向前跌倒在地。后面紧追的阿烂仔正欲向红毛扑砍而去,尤笑天急忙刹住脚回身向那名混混挥砍而去,混混躲闪不及,被尤笑天的刀尖划破胸口。周边的混混也向后躲避。
尤笑天拉着红毛向自己身后一拽,拼命对砍着殿后。蓝山街街头正好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下客,义仔一股脑冲了进去,条件反射狠狠关上门,刚要开口让司机开车却又打开了车门。
“快点!过来!”义仔对红毛和尤笑天喊到。
司机见状正欲解开安全带弃车而逃,义仔发现后立马把刀架在司机脖子上,没有任何言语,司机也明白什么意思,红毛赶紧上车。尤笑天跑到车边转身一脚踢开紧跟的混混也赶紧上车。司机在义仔喝令下一脚油门快速离开。
此时尤笑天身上也已经挨了好几刀,不过都比较浅,把刀丢在脚下的地胶上,捂住左手臂的伤口。转而看着义仔,义仔身后挨得刀伤很重,他背上的白色座套已经被澿成红色。
“你怎么也惹上他们的?”尤笑天不解的问义仔到,他心里奇怪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理会义仔,义仔也毫无防备之心走到一边,到了后来怎么连他也一起砍了起来。
义仔一愣,肯定不能告诉尤笑天真相,脑中思索着怎么编个借口,却不得结果,装傻到:“我也纳闷的呢,好端端的连我一起砍。”
尤笑天自然不会信,因为看样子刚才陈斌砍死义仔的心比砍死自己的心还要强,但既然义仔搪塞,尤笑天也不好过多追问。
“几…几…位大哥,去哪啊?”司机结结巴巴的问到,自己见路就走也不是个办法。
红毛看了看尤笑天,尤笑天瞥了一眼义仔背上的血,让司机去他认识的一个私家诊所。义仔颇为感谢的冲尤笑天点了点头。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尤笑天的手机响了,掏出来看了看是光头刘的号码,由于知道昨晚光头刘的手机已经落到陈斌手中,所以尤笑天直接按掉了。不到一分钟义仔的手机又响了,义仔知道是陈斌打来的,没有掏出来看,一直让他响着。片刻之后义仔的电话不响了,反而是尤笑天的手机又响了。一个陌生号码,尤笑天接通后未说话。
“天哥啊!”陈斌语气浮夸,“先别挂,听我说完。天哥你真不孝啊,把你老妈丢这里,自己却跑得那么快!”
红毛望着尤笑天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尤笑天咬着牙,并没说话,那边陈斌继续说到:“这样吧,跟你做个买卖怎么样?”
陈斌说着停了下来吊吊尤笑天的胃口,尤笑天压着怒火,“说吧。”此时已经招呼司机听了下来,随时做好杀回去的准备了。
“把你朋友解决了,我就放你跟你妈。”陈斌心里盘算好了,大薛先生下了命令,所以尤笑天是必须要带走的。但是义仔确实第一个要解决的隐患。
“朋友?”尤笑天一头雾水的看着红毛和义仔。义仔见尤笑天听着电话看向自己,眼神闪烁着望向车窗外,尤笑天便知道陈斌指的是义仔了。问到:“为什么?我跟他也才刚认识。”
陈斌当然不能告诉尤笑天是义仔杀的,于是瞎编了个借口到:“他欠我钱没还,你给我解决他,今天我就放过你。或者如果你下不了手,把他给我带过来也行。记得,你妈还在这。”
陈斌说完便挂了电话,尤笑天收起手机看着义仔,停顿了会说到:“电话里那人说让我杀了你。”
义仔眼光游离在车内,红毛眼光在尤笑天和义仔脸上交换着,尤笑天眼光一直落在义仔脸上。
半饷之后,尤笑天说到:“你们两个下车吧,师傅,麻烦你回刚才的地方。”至于义仔,萍水相逢,他跟陈斌什么恩怨不关他事,自己的事自己去解决。
义仔犹犹豫豫的下了车,原本坐中间的红毛往在义仔下车后往车门处挪了挪,最后还是没有下车,犹豫的眼神转为坚定的看着尤笑天,尤笑天笑了笑。招呼司机开车。
陈斌带着十多个阿烂仔围在尤妈妈摊位前。这时一个头发蓬松,T恤大裤衩夹着人字拖的中年男人拎着一个鸟笼转进蓝山街。一名阿烂仔看见了中年男人,用手撞了撞陈斌,“斌哥,文涛哥来了,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陈斌抬眼望了望,看见文涛后不屑的对身边的阿烂仔说到:“呵呵,过气的老家伙,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理他干嘛?”
文涛瞥见陈斌等人,直接走进对面的老成面馆。叫了碗刀削面便靠着窗子坐了下来。
不一会一辆红色出租车在蓝山街街口停了下来,陈斌看见尤笑天和红毛下了车,眼神掠过一丝得意,但又被一股失落盖了下去,同时带点愤怒。得意的是自己的计谋得逞,失落的义仔没来,愤怒的是这次被尤笑天放走了义仔,后患无穷。尤妈妈看见尤笑天,朝着尤笑天大声喊让尤笑天快走,不过很快被两个阿烂仔捂住了嘴。尤笑天见状便全力往这边跑,文涛透过窗户看见阿烂仔捂住尤妈妈的嘴,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吃面。
“有事冲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别烦我妈!”尤笑天大声说着已经到了陈斌跟前。
陈斌甩了甩手,两个阿烂仔便松开了尤妈妈。
“小天!幺仔!你们快走,别管我!”尤妈妈大声喊到。同时极力想挣开身边两个阿烂仔。
尤笑天狠狠的瞪着陈斌。陈斌笑了笑:“怎么?你那个朋友呢?”此刻他更担心义仔会乱说,毕竟义仔什么都知道,心里盘算着怎么把义仔也一起除掉。
“我跟他才刚刚认识,算不上朋友。你到底想怎样?”尤笑天说到,看见自己的老母亲无辜受牵连,不自禁握紧了拳头。
陈斌心里怀疑了一会尤笑天话的真假,不过很快便肯定尤笑天说的是真的,一来尤笑天的语气不像在撒谎,最重要的是刚开始尤笑天被袭击时义仔只是完全旁观态度。如此一来想靠尤笑天把义仔给引出来是不可能了,那么只能先把尤笑天给解决掉,日后在把义仔给揪出来了。陈斌确定后刚要给身边的小弟下指令,却听见众小弟喊到:“文涛哥!”
原来文涛吃了几口面,看不惯陈斌欺负一个卖水果的阿姨,便拎起鸟笼走了过来。文涛笑着对大家点了点头。
“文涛哥!”陈斌也对文涛叫到。
文涛点了点头,随即掏出一根烟含在嘴里。摸了摸口袋,看着陈斌问到:“有没有火?”
旁边一个小弟听见立马掏出打火机打着火要给文涛嘴上的烟点上,但是文涛却一扭头避开了,依旧一脸笑容的看着陈斌。“不是要我问两遍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