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跑路(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洞箫走后,李志兵话里有话的客套了几句,意思已经传到了,也未多做停留,拍拍屁股走了,还不忘顺手拿瓶好酒走。
大象气呼呼的站起来,揣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向墙上砸去。“特妈的!当老子好欺负吗?”大象往外走了几步,指着门口,“把老子逼急了,老子一个一个把你们全干掉!”
这事他的最无辜的一个,出了事,警察找他麻烦,洞箫找他麻烦。可现在这关节眼上他谁都不能得罪,永兴社的高层已经开过秘密回忆,让这段时间大家全都忍着,只要时机一成熟,立马端了立龙社。
义仔被大象和洞箫砸了之后一直是用脱下来的衣服按着伤口,这时已经满身是血了,不少地方甚至斗干了。尤笑天看事情没那么紧张了,拍了拍义仔,示意带他去看伤。但是义仔却有点迟疑的看了看大象,正好大象回过头。
“看什么!”大象冲义仔吼道,“还不赶紧去把人给我找出来。”
尤笑天趁着大象这个放人的机会,扶着义仔赶紧去了诊所。义仔的头上封了四五针,医生在给他包纱布的时候,义仔看着皱着眉头的尤笑天,笑了笑打破气氛,说到:“不知道是不是踩着狗屎了,旧伤刚好,又添新伤。”
尤笑天笑着哼了一声,“行不行啊?不行的话什么都别管了,躲起来养伤,等事情过去了再出来。”
“没事,烂命一条还撑得住。”义仔死撑到。要换以前,他可能真的跑了,但是这段时间和尤笑天接触了,他从尤笑天身上学会了搭档和责任。小兵是他带进来的,如果现在不管他跑了的话,那么小兵绝对是死路一条。
但是,大哥不是这么做的。
两人来到了给小兵藏身的地方,一长三短的敲门暗号声后,小兵紧张兮兮的开了门,看着义仔被打成这样,关心的问到:“义哥,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怎么了?还不是你,要么不出事,要么给我弄出这么大的一件事!”义仔坐到了床板上,有点气又有点担心,叹了口气后说:“今天晚上准备跑路吧,这样下去你迟早是死路一条。”
小兵没有主见,自然是义仔怎么说就怎么做了,然而想到自己的奶奶,又有点难过了。义仔看出了小兵的心思,用非常随意的口气说:“不用担心奶奶,我没事会去看看她老人家的。”之所以说的随意,是不想显得太肉麻,混混情愿挨刀也不愿意起鸡皮疙瘩。
已经商讨好了,那么事不宜迟,义仔马上就给自己相识的黑船老板打了电话,安排小兵晚上跑路,钱方面尤笑天表示借了他一点,因为之前薛棋给的钱他还一直没怎么花,但是也不能借多,否则的话可能会引起义仔的怀疑。尽管尤笑天借了点钱给义仔,可仍不够钱跑路,义仔几番卖人情讨价都不成。 最后无奈,想到了金哥。
义仔和尤笑天两人去了金哥的老巢,开门进去一阵悦耳的轻音乐,金哥摆着肥胖的臀部跳着伦巴。
“哟,金哥不是一直听嘻哈的吗,什么时候换口味了!”义仔之前打过他,怕他不肯借钱,先套近乎到。
金哥瞄了义仔一眼,继续跳着舞,说到:“妈妈说嘻哈上不了台面,做生意的人就应该跳国标舞,我是生意人,所以我要跳国标舞。以后等我的金融事业做大了,会接触很多上流人士的。”
义仔拍着掌,拍马屁到:“说的太好,跳的也太好了。才一天时间,金哥就能跳的这么好,真是天才啊,可以参加国际舞蹈大赛了!”
金哥停了下来,对背着电瓶提音响的小弟按了按手,小弟便把音乐关了。金哥拿起桌上的一条毛巾,边擦汗边说:“你不用拍我马屁,想借钱吗?直说好了,我是生意人,情商很高的,你以为我会因为个人恩怨而拿自己的生意出气吗?呵!你侮辱我的智商不要紧,但是你侮辱我的情商,我就跟你急了!”
“是是是,金哥说的对!”义仔嬉笑着上前讨好到,“那金哥能不能再借我一万?”
“当然可以咯。”金哥笑着说到,然后念着“咚恰恰咚恰恰”踩着伦巴舞步扭向墙角的保险柜。“全部转过头!”金哥转身对所有人说到,大家全都转过了身。金哥又说:“蒙上眼睛!”见大家全蒙上了眼睛,金哥这才保险柜,开到一半时还突然转过身看是不是有人在偷看。
“偌,一万。利息按老规矩算,一天三分利。”金哥取出一万块钱,又踩着伦巴舞步晃到义仔跟前,把钱递给义仔。
义仔忽然有点感动了,“金哥,你真是太有大将风度了!以后你的金融版图必定能够冲出东南亚!”
金哥却笑了,踩着舞步围着义仔转圈,贼笑着说到:“今天就你们两个来的?”
义仔点了点,金哥打了个响指,靠门的小弟马上把门关了起来。
尤笑天马上进入防备状态。
“我表弟住院了,知道吗?被你们打的。”金哥边说边退到墙角,小弟们全扑向尤笑天和义仔。
五分钟后,义仔和尤笑天鼻青脸肿,小弟们全都散开,金哥又扭着屁股踩着舞步晃倒义仔和尤笑天面前,“我做人很公道,一码归一码,生意是生意,恩怨是恩怨。好了,你们走吧!”
尤笑天摸着被打肿的脸颊,点头笑着。突然一拳摆过去,金哥早有防备,身体后昂避开了。金哥半昂着,扭着屁股说:“哈哈!达不到我!”话音刚落,尤笑天跳起来一脚踹在他胖鼓鼓的肚子上。
出了金哥的老巢,义仔松了松筋骨,正要给船老大打电话说筹够钱了的时候,船老大却打了过来。出乎义仔的意料,船老大突然说看在他们两个的交情上,那些钱就算了,义仔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难道还要自己主动加钱吗?
约好了三个小时后上船,义仔和尤笑天这就去带小兵去港口,顺便在街上买了三个鸭舌帽以及口罩。与小兵会面后,虽是大热天,但是三人戴上鸭舌帽和口罩,神秘兮兮拦了一辆车,直奔港口。
而中京的另外一条路上,大象正带着一群小弟准备去截小兵。原来船老大接到义仔的电话后不久,又接到了大象的通知,最近凡是有人要用船跑路,就一定通知他。而大象这样永兴的高层老大,船老大是不敢得罪的,所以就马上把这事和大象说了。而大象得知是义仔要叫船的时候,就猜到了义仔是要安排小兵跑路。因为害怕义仔瞅不够跑路钱而另选其他的船,大象让船老大马上通知义仔,说是给他优惠,实际上是想稳住义仔,然后抓住小兵。
大象坐车上,气鼓鼓的弹着脚,“特妈的,竟然敢耍我,私底下带人走!”大象自言自语到。
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义仔的电话。义仔正在叮嘱小兵一些事情,看到大象来电话后马上止住义仔,示意他不要出声。
“喂,大象哥!”义仔接通电话。
“嗯,你在哪呢!”大象心知肚明的问到。
“我在车上,听说有人在风戽路看见小兵了,我现在去找他。”义仔撒谎到。
“嗯,快点,找到他后打我电话!”大象说完挂掉电话,望着窗外冷笑一下。
由于大象先动身,所以他比义仔先到,先和小弟们下车埋伏好,再让人把车开走,免得引起怀疑、
“船老大一开始明明不肯降价,后来又主动降价,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快到港口时尤笑天心想到这一点,并和义仔说了。义仔听完额头冒了一阵冷汗,再结合大象刚才给他打电话时的声音怪怪的。
“难道大象哥现在就在前面等我们?”义仔问尤笑天也问自己到,“不管他知不知道,事情到了这地步,我都要先过去看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