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疑云(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二天,尤笑天和张志祥去了警局,把所有人都保了出来,包括洞箫。而薛棋也一早就在立龙社,等着两个人的解释。
洞箫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其中也有很多成分带着个人的情绪,以及脑部画面。
薛棋听完后看着尤笑天,听他怎么解释,为什么找人打洞箫,先不说洞箫是长辈,就说两人同门之情,这都很严重。
尤笑天听完洞箫的讲叙,哼了一声,摇着头:“我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我昨天晚上陪光头去医院了,我,光头,志祥,红毛,全都在医院。”
“这么巧,你们早不去医院晚不去医院,赶着昨天晚上就要去医院?计划好了的吧?”洞箫指着尤笑天凶狠狠的说到。
尤笑天看着他,也有点不爽,吼着回到:“我要打你我会让人说出来让你知道?我傻得吗?”
“终于承认了吧!”洞箫扯着嗓子,瞪大眼睛。
尤笑天冷笑一下,没有说话。
薛棋闭着眼睛想了一会,“阿箫,这事我看就这么算了吧!这里面肯定有误会,笑天不是那样的人。”
“误会?他都承认了!”
“你不要太偏执了,笑天是我们社团的人,他做人做事大家都是看着的,人缘一直很好,我相信这件事不是他做的,说不定有人陷害他。”
“陷害他?你都说了他人缘很好了,哪还会有谁去陷害他?只怕这是他故意的吧!”洞箫说着转向尤笑天,口不择言的说到:“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今年你老婆老妈还有要出生的孩子过马路什么的都小心点。”
“你说什么!”尤笑天见洞箫敢拿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也压不住火了,“你打了我的人,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别太得寸进尺!”
“阿箫!你那话什么意思?”文涛站起来,喝到。尤笑天虽然很出位,但依然是他小弟。
“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洞箫想到自己说的确实有点过分了,出来混向来讲究祸不及妻儿,更何况还是同门,于是打哈哈到。
“你最好什么都没说,不然我相信全社团的人都会联起来打你!”文涛很平和的说到,但是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薛棋看着洞箫和尤笑天,“这样吧,这件事呢,阿箫被打了,但是笑天损失也不小。不管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别传出去让人笑话!”
洞箫突然感觉很委屈,以前跟着薛棋一起打地盘,出生入死的拼命,可到现在薛棋竟然帮着尤笑天这个后辈说话,“呵,大薛先生既然都开口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洞箫虽然话是这么酸,但是谁都听得出来其中的不满。
“如果没什么事,就这样吧,你们应该都还有很多事要忙吧,现这样吧。”薛棋假装有事的说到,一直未说话的张志祥有点不解的看了薛棋一点,暗揣到:“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解决,薛先生就这样说算了就是让他们两个继续斗,以薛先生以往处事很稳重的性格,绝不会这样做 。”
“我确实还有事,先走了!”洞箫不满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他也很不满薛棋就这样处处帮着尤笑天。
“那大薛先生,我先走了,很多兄弟还在医院。”尤笑天说着也转身离开。
几人都走了以后,薛棋走到旁边的盆景前,拿起剪刀剪掉一片比较长的叶子,说叶子到:“叶子就应该做好叶子的职责。”然后扶着中间的一颗花,“你才是这盆里的主角,叶子就是为了衬托你的,谁也不能太出彩,出彩就必须剪断。”
到了晚上,尤笑天突然接到红毛的电话,“天哥,刚得到消息,有人在鬼叔那里放任务要杀你!”
“没什么好奇怪的,出来跑肯定有仇家。”尤笑天不以为然的回到,其实他心里也惊了一下,一直以来虽有点仇家,但还不至于到有要他命的份上,不过翠花在旁边,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在意,免得让翠花担心。
“可是在这个时候有人要杀你,我怀疑是洞箫干的!”红毛推测到。
“等等!”尤笑天说着对翠花笑了笑,走到阳台,拉好推门,继续讲电话到:“这种话不要乱说,洞箫虽然脾气冲,但是绝不会不念同门之情。”
“我就怕他被打晕了头,开始乱来了!也不知道是谁打了他,却要让他怀疑是我们做的!”
“洞箫是不可能那样做的,他现在虽然很恨我,也很狠,但是也绝不会做暗地里的事,如果他真要杀我,绝对会明着来。”尤笑天解释完问到,“你能不能从鬼叔那里弄到消息的源头是谁放的?”
“鬼叔的嘴你不是不知道,绝不会透入半点消息,不过我得到消息后找人侵入鬼叔的电脑了。是个匿名消息,开价五十万,钱已经汇进了鬼叔的户头,看来对方做的很干净。”红毛说完顿了顿,语调沉了一下,“并且任务已经有人接了!”
尤笑天点了一根烟,转头看了看屋内,翠花挺个大肚子朝他走来,“行了,我知道了。先这么说吧,你也小心点,这段时间出去多带几个兄弟!”尤笑天说着就挂了电话,推开玻璃门,翠花也正好走到他跟前。
“什么事啊?”翠花担心的问到。
“没事,外面风大,小心吹坏了宝宝。”尤笑天把烟弹出阳台,扶着翠花走进屋内,带上玻璃门,把门帘也拉了下来,“对了,老婆,这段时间如果没必要就不要出去了。”
“什么事?”翠花再次问尤笑天到,看着尤笑天,两人沉默了一会翠花说到:“你不说只会让我更担心!你了解我的,我担心就会找人去查,到时候弄得节外生枝了你可别怪我!”
“小事情,有人要杀我。虽然说是要杀我,但是我怕会连累到你们,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出去了。”尤笑天说着摸了摸翠花的大肚子,“对了,医生那边我会叫人去接他过来,那些保健检查什么的在家里做就好了。”
翠花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她知道尤笑天能应付这些事情,自己出去也确实会给他添麻烦。
第二天,李志斌约尤笑天吃饭,两人约在一家小饭店,饭店外红毛带着一批混混在等,一个傻傻的干警穿着一身制服,守在小饭店门口与那些混混对视着。
“有人要杀你,小心点好。”李志斌看着尤笑天说到,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一盆火锅。
“难得还有警察来提醒我们这些阿烂仔小心,真是感觉,怎么说,有点受宠若惊了!”尤笑天笑着说到。
李志斌也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包烟,抽出一根后把烟丢到尤笑天面前,“你别说的我们警察跟你们黑社会就是水火不相容一样好不好。”
“难道不是吗?我一直是这样理解的,哈哈哈!”尤笑天捏着烟,烟头锤着桌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