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单挑(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刀手望了一会便看见一辆车的灯光远远射来,刀手关掉了木屋的电筒,出来时见车子沿着大路开了一段后到车场门口停了下来,而此时刀手的电话也响了。
“喂!我到了。”刀手接通电话后,尤笑天说到。
“看见了,下车!” 刀手吩咐到,尤笑天开门下车,“你九点钟方向有个大卡车,过去!”
刀手说完便挂了电话,卡车离尤笑天有四百多米的距离,而离刀手只有一白来米。月色下刀手借着一辆辆车做掩护,很快闪到了卡车后面。而后蹲在地上,看着尤笑天的脚步一步步靠近。
尤笑天接电话时知道刀手肯定在某个地方看着自己,所以并未把刀带出来。现在他手悄悄按住后腰上的枪,按在身上慢慢的拔了一下套筒,子弹上膛。
尤笑天一步一步走到了车头位置,左右打量着,大声喊到:“我到了!想怎样?出来吧!”
话音未落,只听车头折面一阵窸窣,刀手提着刀向尤笑天砍来。尤笑天蹲下向前一个滚地翻,躲开了。还未稳住,刀手又再次向他看来。尤笑天手撑着地面向左连滚了三个圈,顺势滚进一辆废车底下。滚进去后尤笑天马上拔枪,但是却发现枪已经滚掉了。
刀手冲过去,俯下身,刀朝车底下乱砍。但是尤笑天已经滚出了车底,从车那边爬起来,趁着刀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跳上车顶,跳起来向刀手飞踹而去。刀手见状欲挥刀劈开,但是时间上却来不及了。刀手被踢倒在地,但是刀仍然死死的握在手里。
尤笑天踹倒刀手后,自己也后倒在车顶上。两人同时翻身起来,互相警惕着对方。
“我小孩呢?”尤笑天问到,但是眼神从没离开过刀手手上的刀。
“好的很,你守信用我也不会对一个小孩不利。”刀手回到,轻轻挪动着步子,警惕的盯着尤笑天的动静。
“放弃吧,没必要为了点钱把命都搭上了。”尤笑天企图缓和气氛到。
“呵,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拿了钱就要做事,我跟你没仇,但是我老板跟你有仇,要你命,我也没办法。”刀手回到。
“有钱也要有命花,我给你二十万,你今晚跑路走掉!我不会追究你,你老板也不知道你是谁,也没办法追究你。”尤笑天说到,同时脚步从车顶移到了车前盖。
“我已经拿了预付款了,如果现在又拿你的钱跑掉,怕是连你也看不起我吧!”刀手说到,转了一下脚步,脚尖狠狠压着地面。
“说的也是。”尤笑天看出了刀手脚步上的变化,知道他这是要进攻了。于是假装看了一下脚下,让刀手以为抓住了时机,立马从过来。
刀手果然中计,脚尖借力,向前两步劈头砍去。尤笑天抓准时机,在刀下砍时突然跳起来,向前扑去。同时一手稳稳的掐住了刀背,一手握拳朝刀手眼睛捣去。刀手侧头避开尤笑天的拳头,再要抽刀时,发现刀已经被尤笑天压住了,刀手手上加了一把力,而尤笑天也突然松开了。刀手重心失衡,向后跄了几步,而这几步的时间里,尤笑天已经冲到了他跟前。尤笑天这次摆正了身姿,左手抓住了刀手握刀的手,右手用肘朝刀手的手臂砍去,刀则被尤笑天抢了过去。
刀手连连往后退了数步,与尤笑天拉开了一段距离。尤笑天握着刀,看着刀手。
“还要打吗?走吧!不追究你!”尤笑天看着刀手说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出弓就没有回头箭!”刀手说着转身抽起身边横在一辆车上的钢管,朝尤笑天劈去。尤笑天横刀挡住,刀与棍擦出一丝火花,两人的手都同时震了一下。
尤笑天一手握刀,一手握住了钢管,顺着钢管转身向刀手砍去。刀手只得松开钢管,向后一昂翻倒在地上。尤笑天抢到钢管后丢向一边,双手握着到朝刀手砍去。刀手双手撑地,双脚连踹地面。正好避过了尤笑天的刀,刀砍在了他双腿之间。
在尤笑天拔刀的间隙,刀手弓起身踹向尤笑天。尤笑天躲开了刀手,但是去没拔出刀,为了不让刀手拿到刀,尤笑天躲开的同时一脚把刀踢飞了。
两人空着手,搏斗了一阵。刀手的身手很好,但是尤笑天也不弱,很快两个人便都精疲力尽了。最后尤笑天一拳到在刀手脸上,刀手后退时一脚踹在尤笑天胸口上。尤笑天被踹倒在地,撑地起来时却撑住了自己带来的枪。
刀手见尤笑天倒地,正要跳起来顶在尤笑天身上时,尤笑天举起来枪。“别动!”
刀手见尤笑天手里握着枪,马上停住了,举起了手。
“我跟你没仇,不想杀你!你走!”尤笑天说到。
刀手看着他,没有说话,眼睛斜瞄着周围的车子,企图闪到一辆车后面躲过与手枪的正面交锋。尤笑天看出了刀手的心思,突然毫无征兆的朝刀手膝盖上开了一枪,刀手中枪单腿跪在了地上。
“再跟你说一遍,我跟你没仇。现在你也不可能对我怎样了,劝你识相点,留着命快走!”尤笑天说到,枪扔指着刀手。
“行!谢谢你!”刀手点了点头,尤笑天仍未放松警惕,问到:“我儿子在哪?”
刀手指了指小木屋,尤笑天顺着方向望去,倾耳一听,听见了小孩微弱的哭声,刚才以为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刀手身上,竟未发现。不过尤笑天马上有把眼光聚焦在刀手身上。
“我说了行就不会再偷袭。”刀手看出了尤笑天的担心,说到。
“最好这样,不然死的是你!”尤笑天冷冷的说到,要换以前,也许尤笑天还会放弃用枪,跟刀手好好较量一番。但是现在救子心切,他可不想和刀手空手搏斗,尽快制服对方才是上策。
刀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一只手捂住中枪的膝盖,那只脚已经用不上力了。
“走了!”刀手很洒脱的说到,一瘸一瘸的往车场外面走。
尤笑天看着他出了车场,知道他是真的已经放弃了。赶紧跑向小木屋,推开门,木屋里面一片漆黑。尤笑天摸出打火机,顺着哭声望去。一个皱皮巴巴的小孩被一层小毛毯裹着,在地上闭着眼睛哭。
尤笑天笑着蹲在他儿子面前,用手指拨了拨小孩的脸,第一句话竟然是:“长的可真丑。”后来他才知道小孩出生后皮肤都是很绉的,最外层的是角化层,要到一个星期才会脱掉。
“叫爸!”尤笑天又拨着小孩的嘴,说到。
小孩看着他,止住了哭声。尤笑天会心一笑,“看见爸在这里,就不哭了,真乖。”
“呀!”小孩止住哭声后大叫一声。尤笑天不解,抱起他,隔着毛毯摸到一股软绵绵的热热的东西,才发现他是拉屎了。
尤笑天抱着小孩回到车里,上了车拨通了翠花的电话。翠花担心着宝宝,侧躺着,并未听电话。是尤妈妈接的电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