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短暂的安宁(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薛棋已经得知杀尤笑天的刀手失败了,这并不让他感到意外。如果尤笑天能那么轻易就被杀掉的话,就也混不到现在的位置。薛棋要的也并不是尤笑天死,尤笑天死了对他来说也是一大损失,薛棋要的是搓搓尤笑天的锐气,把他那股势头给盖住。
“剪刀始终是在我手里,你识相就乖点,不识相,我能直接剪断你。”薛棋对着盆景的一片叶子说到,剪刀在叶子根部试了试,但并没有剪下去。
“大薛先生,文涛哥来了。”薛棋家中的小弟对薛棋回报到。
薛棋转过身,文涛提着鸟笼进来了。
“阿涛,大太阳的,你也不怕晒啊?”薛棋对文涛客气到。
“哎,一个在家坐不住,就出来找人聊聊天咯。”文涛说到,他也得知尤笑天平安夺回儿子的事,但是还没有去看望。对于薛棋幕后黑手的事,他虽看出来了,但是却没有直接说。而文涛也相信薛棋也猜到他看出来了。
“要不去打麻将?”薛棋在桌上倒了一杯茶。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文涛客气到,抿了口茶,假装很随意的问到:“对了,笑天昨天生子了,阿棋你知不知道?”
“听下面的说了,但是还没去看过。你去看了吗?”
“我也没有哦,听说昨天孩子一出生就被人抢走了,好在有惊无险,被笑天找回来了。” 文涛说时偷偷打量着薛棋的表情,但是薛棋的脸色却丝毫没有半点变换。
“是那个刀手做的吧?听闻有人在鬼叔那放任务要杀笑天。”薛棋依旧拨弄着盆景,拿个小铲子松土。
“其实我们出来走的,每天都有人想杀我们。放任务杀笑天,名大过实,如果真想对笑天不利的话,这样一来岂不是让笑天提高防备。本来我们这种人就是刀口吃饭的,不容易杀,这样一来更不容易了。”文涛说着把鸟笼放在桌上,“你信不信这是洞箫找人做的?”
“怎么可能!”薛棋侧过身,看着文涛,“洞箫虽然莽撞,但是还不至于这么没分成。依我看,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挑起洞箫和笑天之间的不合。”薛棋以完全旁观的态度说出对这件事的看法,倒也在文涛意料之中。
“可是阿棋你觉得如果洞箫和笑天不合,两人争斗的话,谁又是受利者呢?”文涛直视薛棋的眼睛问到。
“额。”薛棋摸了摸下巴,“也许是他们两个人之中一个人的仇人吧,那仇人势力弱,所以就挑起他们斗争。借刀杀人咯!也可能是他们共同的仇人也说不定。出来走,肯定会有很多仇人。”
“也是。”文涛收回眼光,看着鸟笼里的鸟,问薛棋到:“阿棋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个鸟笼把鸟关着?”
“哈哈!你不是当我傻的吧?鸟笼当然是关着鸟怕它飞咯!”薛棋笑到。
文涛笑了笑,把鸟笼的小门拉开。薛棋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鸟笼里面的鸟见门开了,跳了几步便飞了出来。文涛看着鸟在屋子里飞了几圈,吹了个口哨,鸟又飞回了笼子里。文涛关上鸟笼的门,说到:
“其实它现在已经不会飞走了,它是这这个笼子里长大的。所以就算它现在羽翼已丰,翅膀也够硬了,我拉开门,让他飞出去,他也不会飞走。因为它已经认定了这笼子就是它的家了。”
“我虽然没养过鸟,但是我相信如果你在山野间打开鸟笼,它飞出去后不会再飞回来。就算一直是你把它养大的,但是它翅膀够硬,外面条件也成熟了,有机会的话,它一定不会再让你关在笼子里。” 薛棋笑着走到鸟笼边,看着文涛,“所以如果要在野外打开鸟笼的话,就应该在它翅膀够长的时候,适当剪掉一点。那样就算它想飞,也会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能不能飞的高,能不能独立找到食物。那样的话,不管在哪里打开鸟笼,它飞出去都会飞回来,并且永远认你是主人。”
“有道理!呵呵!所以你才是大哥,我是跟你混的。”文涛笑着说到,他其实想说如果是烈鸟的话,它想飞,适当时候就让它飞。那样它还会永远记得谁是主人。但是如果总是提防它要飞而去剪它翅膀的话,就算它本意不愿飞,也会被犟的飞走。但是文涛不想和薛棋在用鸟比喻尤笑天说事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薛棋的想法,并且以他对薛棋的了解,薛棋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
“对了!要不我们去看看笑天的孩子?”薛棋转开了话题,提议到。
文涛也欣然答应,两人先去了家金店,买了些见面礼,带了几个小弟开车去了医院。
光头刘和张志祥已经回家休息了,尤笑天和红毛在医院陪着翠花。薛棋问了个小弟,小弟带着他们两个去了翠花的病房。文涛透过门上的玻璃只看见翠花和尤妈妈,推门进去。
“翠花,生了?”文涛对翠花说到。翠花原本是在文涛的饭店打工,一直称呼文涛为老板,后来跟了尤笑天后才改口叫涛哥。
“涛哥,你来了。坐吧!”翠花躺在床上,坐了起来说到。
“别别别,你还是躺着吧。”文涛说到,正想问尤笑天和小孩在哪时薛棋进来了。
“哟,翠花升级当妈妈了!哈哈哈!恭喜啊!”薛棋客气的说到,身后的一个小弟一手提着一个礼品盒进来,薛棋说到:“放桌上去!”
“大薛先生也来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翠花有点紧张,尤妈妈也赶紧倒了两杯茶,端到两人面前,“喝茶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哈哈!尤妈妈太客气了!”文涛说到,然后指着桌上的两个礼品盒道:“我和大薛先生给小笑天的见面礼。”
“你们能来看我就已经让我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还带东西来!按理也是我带宝宝去拜访你们才是啊!”翠花很感激的说到。
“别客气了!”文涛说着扫了一眼房间,“诶,小家伙跟笑天呢?怎么都没看见他们?”
“笑天跟红毛抱着宝宝出去转了。”翠花说到,然后看着门口的一个小弟问到,“知道他们两个去哪了吗?”
“哦,天哥跟红毛哥抱着宝宝在楼下草地上玩,说那里空气好点。”小弟回到。
“才刚出生的小孩能有什么好玩的啊!真是!”翠花埋怨到,“这天这么热,万一把宝宝热到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哈哈哈!别急,我现在就替你去收拾他!”文涛说到,然后和薛棋出了房间,下楼便看见一大片树荫下尤笑天和红毛对着摇床上的小宝宝扮鬼脸。
薛棋和文涛悄悄走过去,尤笑天扮着各种鬼脸逗小宝宝,但是小宝宝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么不给面子啊!好歹给个反应啊!”尤笑天佯装生气的对宝宝说到。
“呵呵,小孩子才出生,现在只能看见几寸长的距离,怎么看的见你的表情?” 薛棋说到。
尤笑天和红毛这才发现薛棋和文涛来了,叫了下两位。薛棋摆了摆手,俯下身看着宝宝说到:“小孩子出生第一天只能看见三寸远,第二天能看见的距离再长一点,能看见的距离是慢慢变长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