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江湖之殇(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见小弟们都出去了,洞箫拉了下凳子,和老虎坐的更近了一些。
“最近也不知道是特妈的走什么狗屁运,有人想要我命!”洞箫说到。
“以洞箫哥在中京的势力,应该还没有人敢这么不知好歹吧?对方什么来头?”老虎问到。
洞箫有点悲伤的叹了口气,“哎!就是连对方什么来头都不知道啊!我实话跟你说吧,现在我们社团出位最快的尤笑天已经跟我干上了,他呢,我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虽然很讨厌他,但是我不做的太过分的话,他也不会怎样。现在最麻烦的我跟他之间有一只黑手,在反复拨弄挑衅着我们两个人。只要这个人找出来,干掉他。再往后尤笑天的话,我就可以直接对付他,而不用像现在这样,我怕我动了尤笑天的话。反而中了别人的计,到时候腹背受敌,我就抗不过来了。”
“哦。”老虎摸着头,似懂非懂的看着洞箫,等着洞箫继续解释。
“我现在必须得装着不知道有幕后黑手这个人存在,然后就能让他放低警惕,再把他揪出来。”洞箫说完询问的眼神看着老虎, 他有点老虎的智商能不能听明白。
“那洞箫哥你就直说想我怎样做吧!我命都是你救的,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老虎也确实捋不清这里面错综复杂的线,直接问洞箫到。
“是这样啊!因为这是在中京,我不方便去查。但是这件事又确实要信得过的人去干才行,并且还不能是本地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排个机灵点的小弟,帮我把这个在背后的人找出来!”洞箫说到。
老虎点了点头,“行!没问题,我现在就带了两个很机灵的小弟,也是华侨。语言都要方便很多。”老虎说完冲着船头叫到:“阿猫!进来!”
随后阿猫穿着紧身T恤走了进来,深邃的眼睛,身上的肌肉勾出的线条也很清晰。
“大哥,什么事?”阿猫问老虎到。
“这次你先不用回泰国,留在这里,帮这位大哥干件事。”老虎说到。
阿猫看了一眼洞箫,又看着老虎,“大哥,要我干什么事呢?”
“额,让你把那个什么……哎,我也说不清,到时候这位大哥会告诉你的。”老虎抓着头,说不清那么复杂的东西。
为了不引起自己小弟的怀疑,洞箫在船舱内疚把要做的事情详细跟阿猫交代了一遍,然后给了他笔钱。再对自己的小弟说阿猫有事要去趟中京,搭他们的顺风船一起过去。
生意也谈完了,事也说了,又是在海上,没什么好玩的所以就这么各自回去了。之所以选择海上交易,也是因为安全。一来若是有海警什么的老远就能发现,有充足的时间应对。二来毒品也好藏,用个防水袋子装起来,用绳子绑住丢进水里就好了。
上了岸后,阿猫和洞箫分道了。洞箫上了一辆车,小弟们带着毒品上了另一辆车,回老窝。
在吞并永兴社后的几年,立龙社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西京区的地下生意,薛棋要做的事也越来越少。基本上都是分开下面的堂口做,自己只要收钱就可以了。一直以来各堂口实力相当,就算有哪个出位了点的话,也是有时间段的。除了尤笑天的风头一直往上冲,冲到现在他开始有点担心之外,其余一切还是老样子。
“五年了!一晃就五年了。”星光下,薛棋站在天台上,俯瞰着这个城市感慨到。
“五年了!一晃就五年了。”义仔的小弟小兵在狱中对着铁窗喃喃说到,尤笑天几人当时帮了他一把,让他活了下来。明天天一亮他就要出狱了。
次日,朝阳初升,监狱门口,义仔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靠在一辆车上。后面停了两三辆车,几个义仔的小弟蹲在路边。这些年义仔跟着尤笑天冲锋陷阵,也从原来的底层小瘪三混到了中层了,手下也有十几个小弟跟着他混了。
义仔看了看太阳,抱怨到:“特妈的!怎么还不出来啊!”
话音刚落,监狱大门一侧的小门打开了。小兵剃个寸头,穿着五年前入狱的衣服,勾着头慢慢走出来。
“出去了就好好做人吧!别又再进来了。”监狱门口的狱警对小兵说到。
小兵点了点头,心想:“我再也不会进来了,奶奶年纪很大了,经不起折腾了。这五年,为了怕奶奶伤心,我一直都没跟奶奶联系过,也不知道他过的怎样了。”
“小兵!”小兵正想着,义仔大声叫他到。小兵抬头望去,看见义仔后一阵欣喜,没想到还有人来接他出狱,小兵向着义仔小跑而去,大声叫到:“义哥!”
小兵跑到了义仔跟前,义仔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又用力拍了拍他的手和胸,开玩笑到:“哇,这几年在里面吃结实了很多嘛!里面的伙食很好吗?”
“呵呵,义哥别笑我了。”小兵摸着头,注意到义仔身后的车,还有旁边的一些小弟。义仔看出了小兵的不解,对小弟们招呼到:“过来!叫兵哥!”
“兵哥!”小弟们齐齐叫到。
小兵有点慌乱了,义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这么乱,本来就是嘛。你是第一个跟我的,他们后跟,当然要叫你兵哥咯。”
小兵有点为难的看着义仔。义仔见小兵的样子知道他有事,问到: “怎么了?有什么事?说啊!”
“义哥,我很谢谢你以前那样照顾我,我也很感激你,但是现在,我坐了五年的牢。留着奶奶一个人在家里,所以现在我想安安稳稳的找个工作,照顾奶奶。”义仔有点愧疚的说到,“对不起啊,义哥。”
义仔愣了一会,一巴掌拍到小兵手臂上。“说什么呢?说什么对不起呢!跟我见外了是吧!把我当外人了?”
小兵见义仔像是生气了,急的哭腔都出来了,马上纠正到:“不是不是,义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在碰那些事了。但你仍然还是我大哥,永远的大哥。”
义仔突然笑了笑,用手勾在小兵的肩膀上,“跟你开玩笑呢,走,带你去看看我送你的礼物。别站在这里说话了,晦气!”
小兵和义仔上了车,其余的一些小弟则被义仔支去做别的事。义仔开着车停在一家关门的店铺前,看了一下小兵,冲店铺努了努嘴。
“怎么了?”小兵看着关门的店铺不解的问到。
“下车,进去看看。”义仔熄火开门下车,小兵也跟着下来了,看着义仔,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义仔走到店铺门前蹲了下去,掏出钥匙打开卷闸门。拉起来后走了进去,对外面的小兵做了个请的姿势。小兵进去后打量着店铺,这是个甜品店,面积虽然很小,但是五脏俱全。
“义哥,你开店了?”小兵绕着头问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