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章:女神呕吐起来一样恶心(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斯嘉丽·约翰逊在3岁是就显露出对演戏的兴趣,8岁时便在纽约的舞台剧《sopiestry》中首次亮相,10岁时首次触电,在《浪子保镖》中扮演一个小角色,12岁时第一次当上女主,并获得了当时的‘独立精神奖’最佳女演员提名。
从可有可无的龙套角色到至关重要的主演,斯嘉丽仅用了2年时间,一方面是运气使然,另一方面是斯嘉丽自身表演天赋极强。
而在之后,几乎是每隔2年就主演一部电影,《马语者》让好莱坞认识到这位表演天赋极强的小女孩,《迷失东京》和《带珍珠耳环的少女》让斯嘉丽在好莱坞站住了脚步。
或许是前面的路走的太顺,亦或是不想一头扎在文艺片的圈子里,斯嘉丽出演的商业片几乎全部扑街。
而近日,斯嘉丽出演好莱坞最有名的导演之一伍迪·艾伦的电影《午夜巴塞罗那》上映,可惜是叫好不叫座,又是扑街了。
斯嘉丽的心情可想而知,唯有一酒解千愁。
但是华夏古语有言:借酒消愁愁更愁。
斯嘉丽不仅没有忘却心中的烦闷,反而把自己给喝醉了,给了酒吧里猎艳男人机会。
迷迷糊糊间,斯嘉丽感受到一股拉扯力,一股钻心的痛从她那饱满的玉臀上传来,斯嘉丽立即清醒了过来,随即意识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可抬头一看竟是不认识的男人,吓得她失声尖叫道:“get off me!asshole!”
很多人都以为美利坚人对于性方面比较开放,一夜情什么的都是日常便饭,就觉得寡姐的反应有些夸张了。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李方尊现在在这片土地上,多多少少有点发言权。与其用‘开放’来形容他们,李方尊认为用‘外向’更为贴切。
美利坚人,对于喜欢的人,他们会更主动的去搭讪、表明心迹,或许会一吻定情什么的,但绝对不会一对上眼就迫不及待的去滚床单。
况且美利坚人认为亲吻是一种很好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所以在电影里才会动不动就亲上。那些说外国人开放的人,根本就没有到他们的国家生活过,要么就是将好莱坞大片的情节当做外国人的生活日常,人云亦云,最后变成华夏人对外国人的印象。
如果真要说的话,国内情况也不见得比美利坚好多少,涉黄、出轨、一夜情什么的一样都不比人少!
精灵的出现是最大的变数,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李方尊前世一度曾非常迷恋寡姐,知道这个时间点,她应该与第一任老公瑞安·雷诺兹(死侍扮演者)已经订婚,并将在下个月举办婚礼。
曾经的女神要嫁人了,李方尊心里有些失落,但更多是不耻。毕竟一个订婚的女人,独自一人在酒吧里买醉,虽然不一定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但华夏人的观念里,是不能接受这种行为的。
所以李方尊没有出手帮忙,双手抱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站在旁边。
斯嘉丽嘴里嚷嚷着“放开我”,一边挣扎着起身,但是她喝得就像醉猫一样,根本就使不上力来。
若是亲眼目睹,李方尊绝对不会认为斯嘉丽要起身,看起来更像是要把男人扑倒。
都说喝醉的人,感官在酒精的刺激下放大数倍,因此变得比较敏感。
醉汉就感觉耳边有300只鸭子扯着嗓子叫着,使他感到烦躁,抡起右手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里显得十分响亮,顿时三人都懵了。
李方尊是没想到醉汉会突然打人,斯嘉丽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打,而醉汉则是完全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半响后,斯嘉丽发出足以将玻璃窗震碎的尖叫,然后扬起手臂,“啪”的一巴掌盖在醉汉的脸上。
醉汉感觉自己的左脸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身为男人被打脸是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怒!狂怒!
顿时将他心里的暴力因子激发了起来,醉汉一手抓住斯嘉丽,一手举起来抽了过去。
身为华夏好男儿,李方尊自然不能见着女人在自己面前被打,第一次是因为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次怎么也不能让斯嘉丽被打了,出声喝道:“stop!”
当然,李方尊的动作比他的话还快,三步并作两步走,右手如鞭直接抽在了醉汉的右脸上。
因为之前见到腕力它们的惨状,李方尊心里产生一些负面和暴力的情绪,所以是使出了全力,直接将醉汉抽趴下。
“你还好吧?”
斯嘉丽呆愣的模样就好像被吓傻了一样,随即听到一道温和的声音,下意识抬头望去,在红绿色灯光的照射下,李方尊的脸庞形成的光影交错,给人一种美如画的感觉。
“谢…呕~~”
斯嘉丽开口正要道谢,但是一股恶心感从心里涌现了出来,顿时一些黄绿色物体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李方尊脸上特意装出来的表情僵住了,这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李方尊感受到裤子紧贴着他的双脚,一股湿润感传来,就像受惊的猫一样跳开。
低头一看,李方尊发现自己的裤子和鞋子上沾满了黄绿之物,顿时一阵反胃,马上抬头不去看它,深吸几口气。但空气中一股刺鼻且难闻的味道钻入鼻子,李方尊再也抑制不住恶心,也干呕起来。
如果有人晕车呕吐,那么车里的人也会有种想呕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