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个月前,他参加填报志愿,回来的路上被混混青年给堵截在小巷子里面,不是他自己拼命的话,可能双手便被废了。
现在似乎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放在杨天的面前。
……
第二天一大早,杨天带着小光,来到了县中心的一家餐饮公司。
张氏餐饮,财大业大,在整个A县拥有七家大型餐馆!在市里面也有三家!家产几千万!是A县当之无愧的顶型餐饮行业巨头!
杨天并没有进去,而是认真嘱咐了一下小光。然后自己便坐在一处地方,安心的等待好戏的发生。
果然,不到一会,随和一声惊恐的大叫,张氏餐饮内的宾客好像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有蛇!有蛇啊!”
“有人被咬了!!快打电话报警!!!”
“什么垃圾酒店?居然在酒店中直接弄生蛇给客人吃?!老子以后再也不来了!”
……
张氏餐饮一片混乱。不出十分钟的样子,一辆宝马车迅速袭来,下来了一位体型肥胖,打扮体面的中年男子,不过他此时的面容却是一脸的惊慌。后面跟了两人,后面,长相一表人才的张进,以及上次杨天在海滩上遇到的那一位老板!
此时张邦富的心情一阵惊慌,他正在开一个重大的会议,准备在安市里面再开一家张氏餐饮,渐渐地扩大在安市的影响力。没想到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公司一位就餐的宾客被一条五颜六色的蛇给咬了,当场陷入了昏迷。
那位领导是市里面来的一位领导,专门考察各个餐饮公司卫生质量,今天是最后一天考察,没想到居然在张氏餐饮内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张邦富很清楚,这件事情不处理好的话,张氏餐饮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危机。
“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不来!!”张邦富对自己的员工吼道,然后满脸堆笑,卑躬屈膝的小跑到那些检查的领导面前,不停地道着歉。
幸好出事的只是检查小组的一个不入流人物,不是大领导。张邦富忙活了大半天,才终于解决掉,看着救护车载着被咬的人奔向医院。他不由深深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爸!那人应该没事吧?”张进在背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张邦富朝张进大吼道:“查!给我去查!为什么这么多的员工在,会让一条蛇给溜进来!那些员工都是死人么!”
张邦富破口大骂。张氏餐饮的项目经理战战兢兢,忍受张邦富的破口大骂。
“还有,稳定住顾客的情绪,马上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份说明,不能让顾客对我们产生芥蒂!”张邦富冷声说道:“做不好的话,你这经理就给我滚回家去!”
“是!是!”那项目经理人赶紧跑去办了。
张氏餐饮一片混乱,外面甚至都有了记者跑过来。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离张氏餐饮的一处普通小摊前,一位胖乎乎的青年正在微笑着与旁边的老板讨价还价,一脸真诚。
这只是起步!
杨天心中默默说道。
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杨天慢慢向远处走去。
第18章 风暴持续
离县中心约五公里远,这里也有一家张氏餐饮的分店。
热闹的餐饮大厅,一群衣着富贵华丽的绅士淑女正在享受着自己的午餐。美味的菜肴,优雅大气的环境,给人以完美的享受。
“来来来!沈总,预祝我们生意大成!”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向另一位领导敬酒,满脸笑容。
“好好!生意大成!”那沈总笑着说道。
“来!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张氏餐饮的招牌菜,清炖老母鸡汤,大家赶紧来尝一尝!”那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招呼众人道。
每人用汤勺舀了小半碗汤,美滋滋的喝着。刚喝了那么多酒,正好喝点汤来醒醒酒。
很快,一大煲汤就快进底。
其中的一位宾客正在舀最后的一点汤,却发现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调料?”那人好奇的将之舀了上来。顿时,一只黑乎乎的只有十厘米的小老鼠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呕……”
一桌子的呕吐声音传来。刚才他们几乎全都喝了这一锅的老母鸡汤,骤然看见这么恶心的黑乎乎的老鼠就在这汤里,顿时感到胃里面一阵翻腾,恨不得将自己吃的给全都吐出来。
“哼!什么张记餐饮!老李啊,你请客的好地方!那生意我们改天再谈吧!”那位沈总气愤的一甩手,又忍不住呕吐了一阵,然后便一脸气愤地走了。
“唉!沈总,别走啊!”那位好不容易与沈总达成大生意的老板急忙劝道,却毫无作用。
“啪啪啪!”那位领导大力的拍着桌子,面对酒店的项目负责人大声道:“今天要是张邦富不给我个交代,那张记餐饮也别想好过!”这个老板也是A县的著名富商,经营房地产,家境不差于张氏餐饮。眼看着这比大生意要谈成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故陆续发生,解放路张记餐饮分店菜肴出现十几只蟑螂,和平路张记餐饮分店米饭中出现活的大青虫,安市张氏餐饮分店……
“啊啊啊!”张邦富在办公室里面气氛的摔着杯子。他感到今天简直就是最糟糕的一天。
短短一天内,他所经营的十家餐饮公司全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现在全都是宾客投诉的声音,甚至有些冲动的宾客已经报了警,现在外面全是记者,将张氏餐饮办公楼的大门都给堵上了。要不是保安拦着,他们肯定都冲到办公室来了。
办公室能摔得东西几乎都被张邦富给摔了,他恶狠狠地说道:“查!给老子去查!究竟是谁和老子过不去!”
“大哥!那摄像头都查了,根本没看到可疑人员。那些东西好像都是突然出现的一般。”张邦富的弟弟张邦贵说道。
“废物!都是废物!那大白天见鬼了不成!”张邦富气愤说道。短短一天,自己开的所以酒店全都发生问题,居然查不出来原因。

章节目录